当前位置:okx > 头条 > STPEN真是因为“数据合规”问题退出中国还是另有隐情?

STPEN真是因为“数据合规”问题退出中国还是另有隐情?

小欧2022-06-01 15:29:12头条125

5月27日凌晨, STEPN官方突然发布了一条名为《关于清查中国大陆帐户的公告》,公告内容表示,为积极主动响应相关监管政策,STEPN 将清查中国大陆帐户,若发现中国大陆地区用户,STEPN 将依据使用条款对其账户于 2022 年 7 月 15 日(UTC+8)24:00 停止提供 GPS 及 IP 位置服务。

 

STPEN真是因为“数据合规”问题退出中国还是另有隐情?-第1张图片

 

从一路高歌到退出中国大陆市场,STEPN所代表的区块链游戏(Gamefi)项目,究竟是虚实结合的创新,还是有一场庞氏骗局?STPEN因何清退大陆用户?其收集用户的数据,到底触不触犯我国的“数据合规”相关的法律法规?自带金融属性的NFT,在面向国内用户展业时,又是否存在一定的刑事风险呢?

 

一、STPEN链游项目,是虚实结合的创新,亦或庞氏骗局?


据STEPN联合创始人Jerry Huang透露,目前STEPN在全球拥有200万至300万月活跃用户,日交易费用净利润达300-500万美元,月收入更是高达1亿美元。

 

玩家在StepN通过跑步来赚取GST/GMT需要事先进行投资,即购买虚拟鞋(NFT)。当前,一双在SOLona上的虚拟鞋地板价大概为500美元左右。

 

从创新性来说,和传统链游项目通过打游戏等活动获取奖励的方式(play to earn)不同,STEPN无疑在将虚拟与现实结合这件事情上迈出了一步,即通过“穿上”虚拟的跑鞋(NFT)来跑步获得收益,这种模式直接激励了用户参与到现实的跑步锻炼上来。

 

但从游戏的本质来说,STEPN作为一款GameFi游戏,其庞氏和金融化的游戏模型依然受到争议。简单来说,链游旁氏的特性是使得游戏自身不具备可持续性,即其发展无法避免的就是从先前的上升螺旋转入下跌螺旋,难以维持一种动态稳定盈利的局面。

 

以GameFi的龙头项目Axie Infinity为例,其就非常直观地向行业展示了一个链游项目的发展周期,其代币AXS自去年11月达到165美元的峰值后到如今跌至18美元,其销售额也从7.54亿美元暴跌至 500 万美元。

 

STPEN真是因为“数据合规”问题退出中国还是另有隐情?-第2张图片

 

不过与算稳LUNA不同的是,有人认为,虽然链游项目不可避免会遭遇下跌螺旋,但是迅速地被宣告死亡几乎是不可能的。IOSG Ventures分析表示,死亡螺旋的结果不是死亡,更不代表产品的失败,而是从X2E(边x边赚)的疯狂回归至产品本身的公允价值的过程,而这个过程发生前的潜伏期有长有短,发生时的下降速度有快有慢,发生后回归到的公允价值有高有低。此外,X2E模式同样也是人们迈入web3的重要途径,激励机制不可避免的带有旁氏特征,但是却不能轻易称之为旁氏骗局。而有人则认为,一旦链游项目进入下跌螺旋,用户激励降低就会转而对项目失去兴趣甚至会彻底抛弃项目,大部分的链游项目也是如此“狗带”的。

 

我们认为,在实务里面,很难定义一个项目是庞氏还是创新,或者说,更多时候我们是从项目的结果来判断的,其经济模型一旦跑通就会被热烈追捧,失败则会被打为庞氏的标签。类比web2的项目,前期投入大量资金给予新用户奖励的模式是非常常见的商业经营模式,而链游项目在未来能否成功的关键还是在于是否能够提供用户所需要的服务,即游戏自身是否具有可玩性。如果用户从参与到项目一开始的目的就只有Earn,在这个目的无法满足时就会迅速抽身离场。

 

二、数据合规导致STPEN清退大陆用户?


从项目方发布的消息来看,其声称清退大陆用户的原因在于:

 

第一,GPS隐私信息是国家级安全问题。Nike、滴滴、谷歌之前都为此调整业务,在主权控制方面,团队操作符合长期发展。

 

第二,各媒体渠道恶意“做空”潮,官方在迫于压力的情况下采取了社群部分禁言负面情绪、发布清退大陆用户公告。

 

那么,STEPN官方发布的声称因数据合规问题而清退中国大陆用户的理由是否有一定依据呢?我国对于数据跨境又有哪些规定呢?

 

针对数据跨境流动管理问题,我国《网络安全法》第37条规定:关键信息基础设施运营者在境内运营收集产生的个人信息或重要数据应当在境内存储,确需向境外提供的,应当进行安全评估。第66条规定:违反规定在境外储存数据或者向境外提供数据的,责令整改,并处以警告、没收违法所得、罚款、停业整顿、关闭网站、吊销许可证或营业执照。《数据安全法》明确出境管理要求,如第31条规定:关键信息基础设施的运营者在境内运营中收集和产生的重要数据的出境安全管理,仍适用《网络安全法》的要求;其他数据授权由网信办联合有关部门再具体制定。

 

可以看出,《数据安全法》要求各部门制定“重要数据”目录,在出境上同《网络安全法》做好衔接,并授权有关部门完善制度。《个人信息保护法》设置跨境传输专节,明确了法律的域外适用效力,对于CII个人信息、达到一定数据的个人信息、普通个人信息的出境问题进行了分类规制,还规定了境外主体列入限制或者禁止个人信息提供清单制度。此外,《国家网络安全检查操作指南》《关键信息基础设施安全保护条例》《数据安全管理条例(草案)》《数据出境安全评估办法(征求意见稿)》以及《信息安全技术数据出境安全评估指南(征求意见稿)》等规范以及相关的国家标准,它们也是数据跨境规范的详细补充。

 

从以上法律法规可以看出,我国对数据出境的管制主要包括两大类数据:一是重要数据,即涉嫌国家安全、国家秘密等重要数据,如高铁数据、金融数据等等;二是个人信息。尽管当前在《数据安全法》下,各部门并未出台详细的关于“重要数据”的目录,但从STPEN的整个商业经营模式来说,很难认为其收集的数据系重要数据。有业内人士则认为,STPEN系因收集个人信息而违反境内法律规定,即GPS信息属于《个人信息保护法》第28条所明确的“行踪轨迹”属于敏感个人信息。然而,STPEN所收集的信息真的能被认为是个人信息吗?依据《个人信息保护法》第4条明确规定,“个人信息是以电子或者其他方式记录的与已识别或者可识别的自然人有关的各种信息,不包括匿名化处理后的信息。”

 

STPEN的用户都知道,和滴滴用户实名制不同的是,从下载软件到链接钱包按下“Start”开始“Earn”,STPEN从业务模式上并未对用户展开所谓的“KYC认证”, 看起来也并没有收集用户实名信息甚至金融账户等敏感隐私数据的情况,那么,理论上而言,STPEN收集的GPS数据是否就属于匿名数据,随机数据,且可以随意出境呢?如果我们排除STPEN违规收集用户信息的可能性,就目前法律法规而言,匿名数据的出境问题尚存法律空白,相关行业标准都还在制定中,但其已不属于《个人信息保护法》的规制范围,故而对于因出境个人信息受到管制的风险较低。反之,如类似境外链游项目存在收集个人信息的情况,随意出境则很可能因违规出境个人数据带来合规风险。

 

三、NFT:金融产品还是虚拟商品?


据STPEN项目方介绍,为迎合主动的数据合规监管要求而不得不清退中国大陆用户,我们认为,或许清退大陆用户还包含迎合中国大陆关于代币发行、NFT去金融化等更为严苛的监管政策。

 

尽管当前我国对于监管NFT行业尚未出台实质意义上的法律文件,2022年4月三协会联合发布的《关于防范NFT相关金融风险的倡议》也仅属于行业自律公约。但一方面,其必然代表了国内对NFT行业去金融化、谨防炒作的一种监管态势,另一方面,无论是NFT还是FT,其本身都自带Token的金融属性,FT领域的大部分监管政策也同样适用于NFT,事实上三协会的倡议本质上也的确是在将FT的相关监管规则套到了NFT身上。

 

对于NFT,究竟是将其认定为金融产品还是虚拟商品,对实务之中民刑事司法的裁判都非常重要。

 

就民事纠纷而言,无论NFT还是FT,目前法律都尚未明确给予其或物权或债权甚至知识产权的法律属性界定,但在司法实务中,能否被认定为虚拟商品,且具有一定的财产属性的意义远大于法律属性的认定,因为这直接关系到当事人合法持有的NFT/FT是否会受法律保护,而认定其是否属于金融产品目前对民事合同纠纷的影响并不大,当法官相信合同当事人之间的业务活动会影响到“金融市场的稳定性”,因而要发挥司法的“社会功能”,引用“公序良俗”来认定合同无效时,无论认为其是否属于金融产品,至少FT对金融市场的外溢作用已经肯定。

 

从刑事角度而言,我们认为,当前的司法背景下还上不太可能将NFT相关发行活动纳入非法经营罪、擅自发行股票、公司、企业债券罪等。一方面,我国作为成文法国家,在我国证券法对证券“列举式”的定义背景下,尚无法律规定可将NFT或FT相关活动直接定义为证券发行活动,即便在愈发强调穿透式监管的逻辑之下,司法实务中将实质具有金融属性的NFT/FT直接定为证券或票据等的可能性并不大,即便存在将ICO发行融资活动定为非法经营罪的司法实例也是少之又少的,如罗某波、裴某毫非法经营罪(湖南省邵阳市双清区法院(2020)湘0502刑初75号刑事判决书)。

 

另一方面,从我们既往的办案经验来说,链游等项目方在面向境内用户展业时,通过发行NFT或FT等方式的,更可能被界定为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集资诈骗罪或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等,毕竟对于大多数的公检部门来说,这几个罪名作为经济犯罪的常见罪名,收集证据和证明有罪都是更为“轻车熟路”的事情。并且,依据2022年2月最高人民法院发布的《关于修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非法集资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决定》,网络借贷、虚拟币交易、融资租赁等新型非法吸收资金的行为方式被纳入非法集资犯罪的刑法规制范围,这也为司法部门提供了更完善的法律依据。

 

四、最后的话


毫无疑问,NFTs已经风靡全球,在无数人还不明白一张小图片为何如何值钱时,它所代表的对实物资产或虚拟资产的权属证明已经引起无数资本和学者的关注。无论是从经济学、法学或艺术学等角度,国外相关的研究也都已相继发出,而目前国内的研究还非常稀少,一方面鉴于国内环境影响,NFTs一二级市场被割裂开,另一方面,从关注事物本身的实用价值考虑,在充斥泡沫、诈骗、洗钱的NFTs市场,其保持正向螺旋的价值发现还有较长的路要走。从这点来说,无论STEPN项目是因为数据合规亦或其他原因清退大陆用户,以及其最终会走向何方,我们都无法否认其通过虚拟结合现实的运动方式将区块链游戏项目的价值发现往上推了一个层次,至于其他“绯闻”,是非功过留于后人评说。


“STPEN真是因为“数据合规”问题退出中国还是另有隐情?” 的相关文章

Metaplex 如何解决 Solana 的网络崩溃 NFT 机器人问题

在Solana NFT 收藏品市场不断上升(以Okay Bears和DeGods等最近热门项目为头条)的情况下,用于不公平地在区块链上发布新 NFT 的恶意程序有所增加。4 月 30 日,它使整个 Solana 网络崩溃。在那个星期六,这些程序(或机器人)发送了大量的自动交易——根据 So...

随着用户更积极地选择替代选项,以太坊失去了主导地位

随着用户更积极地选择替代选项,以太坊失去了主导地位

根据最新的 CoinMarketCap报告,以太坊正在失去对 Uniswap、Compound、Yearn Finance 等其他 DeFi 竞争对手的主导地位。 以太坊是数字资产行业的第一个智能合约,早在 2017 年就出现了许多流行周期,最近一次是在 2021 年。该项目允许开发人员构...

G7官方声明提及了有关 CBDC 以及稳定币监管等问题。

G7 于今日发布一份官方声明,声明中提到三点涉及数字金融的内容,其中主的注意的是,该申明提及了有关 CBDC 以及稳定币监管等问题。声明中写道,“支付方面的数字创新是经济进步和发展的一个关键驱动力,特别是通过更快、更便宜、更透明和更包容的跨境支付服务。通过 G20 路线图开展的加强跨境支付的是一个非...

由于监管机构犹豫不决,澳洲联邦银行中止了加密交易试点

澳大利亚联邦银行(Commonwealth Bank of Australia, CBA)无限期搁置了第二轮加密货币交易服务试点计划,并切断了第一轮测试的接入。CBA向Cointelegraph发送了一份周二银行简报的文字记录,首席执行官Matt Comyn在简报中表示,他仍在等待监管机构的明确表态...

Gary Vee 启动 VeeCon “夏令营”,展示 NFT “不仅仅是收藏品”

Gary Vee NFT 秀本周末在明尼阿波利斯举行。VeeCon是企业家、投资者、作家和社交媒体名人 Gary Vaynerchuk(又名 Gary Vee)的首次NFT会议。Vaynerchuk 本人将在周末主持一些主要的小组讨论和采访,该活动聚焦他的公司(包括咨询公司 VaynerNFT)与之...

eBay 在 Polygon 上推出 Wayne Gretzky NFT

eBay 的首批 NFT 将是曲棍球传奇人物韦恩·格雷茨基 (Wayne Gretzky) 的数字收藏品。现年 61 岁的格雷茨基在 NHL 打了 20 个赛季,跨越了三个十年,赢得了四次斯坦利杯,被许多人认为是有史以来最伟大的球员。Gretzky NFT(表示所有权的独特区块链代币)位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