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okx > 头条 > 还原 Bryan Pellegrino:LayerZero CEO 身份背后的多面人生

还原 Bryan Pellegrino:LayerZero CEO 身份背后的多面人生

小欧2022-08-09 15:50:16头条30
Bryan Pellegrino 分享他神奇人生背后那些最有价值的思考。

在创立 LayerZero 之前,Pellegrino 曾是一位职业扑克选手,成功地把一套自己编写的机器学习工具销售给了一支 MLB(美国职业棒球大联盟)球队,还在人工智能领域发表过期刊报告。如果你只有几分钟的时间,下面是投资者和创始人应该知道的 Bryan Pellegrino 的思考:

  • 「竞争」的意义被高估了。Albert Einstein 认为竞争是毫无意义的。虽然 Bryan 是一个天生的竞争者,但他一直在琢磨这位著名物理学家的观点。

  • 建立杠杆。Bryan 作为职业牌手赢得了六位数的奖金,但他逐渐意识到,他的工作在结构上类似于做顾问。他只为自己的时间付费。他后来的职业发展都集中在那些能给他的努力带来杠杆效应的工作上。

  • 注意尾部风险。虽然 Bryan 认为人工智能更有可能产生重大的积极影响,但我们应该注意到尾部风险。虽然研究人员可能高估了这种威胁,但 Bryan 认为社会低估了这种威胁。

  • 独立思考。我们经常被教导要通过学习大师来成长。Bryan 不同意这种做法。与其分析别人是如何解决问题的,他更倾向于专注于找到最适合自己的前进路径。

  • 现在一个充满机遇的时代。尽管世界上有很多问题,特别是从政治角度来看,但 Bryan 认为我们生活在一个充满机会的时代。技术已经使我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容易改变世界。

还原 Bryan Pellegrino:LayerZero CEO 身份背后的多面人生-第1张图片

Bryan Pellegrino 是我见过的最有趣的人之一。今年三月,我认识了这位 LayerZero 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并聆听了他的故事。虽然科技界的一众精英们背后的传奇故事我们已经看过了很多,但 Pellegrino 的经历仍然足够精彩。

现如今,他是加密货币最有前途的初创公司之一的联合创始人和首席执行官。LayerZero 已经从红杉资本、a16z、Multicoin Capital、FTX 和 Tiger Global 那里筹集了超过 1.4 亿美元的资金,旨在构建多链间的无缝体验。

不过,在 LayerZero 之外,Bryan 还有着一系列令人眼花缭乱的能力和兴趣。他一度是世界上最好的单挑扑克玩家之一,在牌桌上赢得了价值超过 50 万美元的奖金,并在 2012 年的世界扑克系列赛事中获得第二名。而在扑克上「功成身退」后,他又编写了一个机器学习模型,帮助找出最优的棒球投手出场次序,并成功地将其卖给了一支 MLB 球队。随后,他又与多产的人工智能研究员 Noam Brown 共同发表了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取得了《科学》杂志 2019 年「年度突破」奖项的第二名。他们的合作还促成了 Supremus 的诞生,Supremus 是世界上最好的单挑扑克 AI 算法。

一次偶然的机会,Bryan 购入了大量的交易卡,然后成功加价卖给零售商。在高峰期,他的这项副业每年都能创造几百万的收入。他曾投资过多个初创企业以及风险基金,甚至还参投了一家位于怀俄明州的小型银行,并希望将其改造成一个走在技术发展前沿的金融机构。

你很少会遇到像 Bryan 这样的「奇人异士」。而我希望用我自己能想到的看起来最平平无奇但足够有趣的问题,来引导 Bryan 给我们分享他神奇人生背后那些最有价值的思考。

1. 如果你不在技术领域工作,你会做什么?

我从小就爱上了计算机,所以很难想象不从事与技术相关的工作。不过如果真的要假设的话,我认为我可能会「进军」学术界。我喜欢学习,我一直对数学和物理学很着迷。这些都是具有近乎无限深度的领域。每当我和一个正在读数学博士的朋友交谈时,我都会非常羡慕他们。

当然,我也可能会对扩大传统业务的规模感兴趣,比如说,试着从根本上改变房地产开发领域。

2. 哪个当前或历史人物对你的思维方式影响最大?

我脑海中从来没有一个具体的英雄形象。这可能与我的成长方式有关。作为一个竞争激烈的家庭中最小的孩子,在任何事情上我都必须要靠自己并拼尽全力。无论是与我父亲和哥哥打篮球,还是试图赢得棋类游戏。在成长的过程中我总是处于劣势,但这些经历让我相信,只要我付出努力,我就能在某件事情,或者说任何事情上取得好成绩。我们自己和我们崇拜的人之间的距离并不像我们想象的那样遥不可及。

最近影响我思考的一个人是 Albert Einstein。在阅读 Walter Isaacson 的书时,我惊讶地发现爱因斯坦非常讨厌竞争,他认为那是浪费时间,以至于他甚至不愿意和朋友们下一盘休闲的象棋。作为一个一直被竞争所驱使的人,这让我停下来思考:什么时候竞争是有用的,什么时候可以调整思维,把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调整成为纯粹的合作,或把个人的目标调整成纯粹的求知?

3. 在过去十年中,你对什么事情的看法发生了最翻天覆地的转变?

如果往简单了讲,那就是宗教信仰。我在一个虔诚的基督徒家庭中长大,但最近这些年来我的宗教信仰已经减弱了。

而如果往复杂了讲,变化最大的实际上是我如何分配我的时间和选择工作内容。随着时间的推移,它发生了相当大的变化。

我唯一一次当雇员是在大学里。我在新罕布什尔大学的网络实验室工作,构建 VoIP。在那里工作的前六个月我从头开始建立了一个新的系统,并成功签下了像 Vonage 这样的客户,为实验室创造了每年 60 万美元的额外收入。但是当工作评定中我获得了相当好的反馈但团队却告诉我我的时薪仅仅能够从 10.25 美元上调至 10.75 美元时,我深刻地意识到我不是为那种环境而生的,在哪里无论你多么成功,你也很难赚到相匹配的回报。从那一刻我决定,我做的下一件事必须是任人唯贤的,并有着大量的自由。我想赚取我应得的产出,并按照我习惯的时间表工作。

线上的扑克竞赛完美符合了这两条标准。如果我打得好,我就能挣钱。如果我没有赢下比赛,那么我自然就没有收入。我可以在世界上的任何一个地方去工作,做多做少都由自己掌控。有一段时间,我觉得我找到了完美的归宿。但几年后,我意识到这实际上与做一个高薪顾问是一样的。我为我的时间得到了报酬。但我并没有建立任何长期的价值,而且我的工作也没有杠杆效用。

我意识到我需要更新我的思路。今天,当我考虑优化我的工作时,我关注的是我的时间是否被用于建立可持续的东西,以及它是否有可能给我带来最佳回报。有许多工作,即使你成为了该领域世界上最顶尖的人之一,你的收入也相对较低。例如,即使你成为地球上第七好的国际象棋选手,你也可能需要另一份工作或额外的收入来源。

最终,这段经历给了我一个更深和更广的思考及框架,我觉得很有用。

我是否想在某方面成为世界级的人物?每个人都有不同的优先事项。这导致了不同的路径选择。比如说你要思考清楚你更需要什么,究竟是拉近与家人的距离,追求财务稳定,希望可以远程办公,还是在某个行业达到世界级水准等等。了解这些有助于分配你的精力并作出更适合自己的选择。如果你专注于想在某个领域达到顶尖水准,你必须回答下面这个问题。

你愿意为达到世界顶尖水平而付出相对应的努力吗?我在扑克中的经历帮助我理解了成为真正伟大的人所需要的东西。一旦你在任何领域获得了较高的地位,就必须要去和那些非常有才华的人一起竞争以获得最终的胜利。为了成为最优秀的人之一,你必须做出重大牺牲。这些通常是以牺牲家庭时间和其他兴趣爱好为代价的。

而这就引出了另一个问题,在某个领域达到世界级和必须要牺牲的那些事物之间,你认为价值该如何考量?鉴于我们的时间非常有限,所以你必须要做出果断的选择。只有当你搞清楚一切之后,那么你的时间才能够被用在追求让自己真正感到快乐的事情之上。

4. 你要用一生的时间来磨练什么手艺?

很简单,概率评估。它在我所做的所有事情中都发挥了作用,从扑克到投资再到建立 LayerZero。

举个例子,现在我们正在制订 LayerZero 的路线图,这涉及到生态系统的扩展。我们在 EVM(以太坊虚拟机)领域有很强的立足点,并已接近在 Solana 上完成部署。但在过去的几个月里,像 Aptos 和 Sui 这样的新生态系统已经出现并成为了市场新的热点。Aptos 最近甚至挖走了 SOLana 的营销主管。

我们应该怎么做?是否应该重新安排我们的路线图,优先考虑 Aptos 或 Sui?还是说我们应该专注于 Solana 的部署?像这样的决定是概率性的。回报函数是什么?你要放弃什么?都需要综合考量

5. 你最反感的以及最信服的「意见」分别是什么?

我并没有花很多时间去想别人在想什么。对我来说,最难回答的问题之一是,「别人对你的看法是什么?」 事实是我不知道。这使得我很难判断一个「意见」是否真的有价值。

我非常坚定地相信那些我们现在还会感到陌生的新兴技术,因为我认为世界在不断改善,而技术可以解决我们会遇到几乎所有的问题。也许从微观上来看没有那么绝对,但从宏观来看,我认为这是绝对正确的,我将永远押注于新兴技术。

6. 你对哪件艺术品印象深刻?

一个七英尺高的三角龙头骨。我花了大量时间思考它,这很疯狂,但我觉得它很迷人。几年前,当它第一次出现在拍卖会上时,我没果断下手买下它。现在,它又出现了。

我的儿子对恐龙很着迷,我喜欢他能在一个有这种魔力存在的世界里长大的想法。还有一个是我一直在关注的十英尺长的摩沙龙骨架。它们都是惊人的、不可思议的文物。

7. 你对什么事情很着迷,而其他人却很少谈及?

工作。我可以无限期地谈论工作。而且不一定是我的工作,我也很喜欢听别人讲述他们的工作,即使它与我的兴趣毫无关系。如果我在吃饭时坐在经营木材公司的人旁边,我想花尽可能多的时间来听听这个企业如何运作。思考如何优化或扩大规模,了解最有力的杠杆和竞争优势是什么,这对我来说很有吸引力。

从我的妻子那里我发现欧洲人特别喜欢把工作和生活完全分离开来,但我本人确实对各行各业的运作方式都有着无尽的迷恋。

8. 我们的后人会对当下我们的哪种做法作出最多批判?

让孩子们接触可操纵的、由算法规划的内容。如果你的孩子在网上很活跃,他们就会面临持续不断的广告和信息,旨在发现他们最倾向于哪个极端,并以现有的最极端的意见来淹没他们。其目的是让上网的人在应用上停留更长时间。似乎很明显,这对仍在发育中的大脑是不利的。我认为,我们会因为我们设置的保护措施太少以及我们广泛缺乏关注而受到批判。

9. 人类低估了什么风险?

人工智能。该领域的专家也许高估了这一领域的风险,但社会大众却从根本上低估了它。如果你问普通人,人工智能带来的威胁有多大,他们也许会认为是零。

虽然我认为风险很低,但尾部风险是如此极端,以至于需要投入更多关注。我们担心的不是创造终结者,而是出现一种我们过于依赖的功能,而这种功能又与人类创造它的初衷不一致。典型的例子是 Nick Bostrom 的「回形针收集器」假设,如果我们创造了一个 AGI(人工通用智能),其唯一的目的是收集回形针,随着其能力和权力的扩大,它将合理地重组世界以满足其目标。这听起来可能很傻,但它很好地说明了方向错误的智能体是如何造成破坏的。如果我们在面对这种危险时过于轻率,这肯定是会被我们的后人批判的,就像我们批评前几代人对核武器的处理方式一样。

好消息是,这种情况发生的可能性并不高。虽然我们应该对最坏的情况保持警惕,但我认为更有可能的是,我们会迎来一个更积极的结果。人工智能这项技术几乎可以对每个行业产生有意义的影响。

10. 你认为哪些今天不存在的工作在五十年后将是至关重要的?

我试着不去想那么远的事情。世界变化太快,我们根本无法预测半个世纪后的世界会是什么样子。通常情况下,那些对遥远的未来有比较明确设想的人会直接开始采取行动,并坚信它将成为现实。他们塑造自己的道路,以适应这种想象中的可能性,而且他们越是这样做,就越是将感知到的沉没成本内部化。他们会变得更加固执己见,因为一旦放弃就意味着他们之前的努力白费了。其结果大概率会导致一种盲目性。

11. 如果你有权力指定一本书让地球上的每个人去阅读和理解,你会选择哪本书?

我对共识性的智慧持怀疑态度。我很少通过研究人们在我之前是如何做的来学习如何做一件事。如果我第一次玩一个棋盘游戏,我不想知道既定的策略。我想阅读规则手册并找到属于自己的最优解法。

正因为如此,我一直不喜欢那些试图明确地教你一些东西的书。例如,我认为学习如何谈判的最好方法一定不是从一本关于谈判的书中获得。

正因为如此,我选择了 Orson Scott Card 的《Ender’s Game》。这是一个我很喜欢的故事,我喜欢把它作为一个全球共享的文本,因为这是一个精彩和发人深省的故事。我尤其喜欢这本书对权威的评论。为了追求自己的目标,一支军队操纵一个非常聪明的孩子成为一种武器。主人公在每一步都被欺骗,执行他认为非常不道德的任务。这是对多方博弈理论的一次精彩剖析,也是对权威如何运作的一次说明。

12. 未来的历史学家将如何描述我们当前所处的时代?

尽管存在问题,但历史学家将把我们的时代作为人类历史上最特别的时代之一来记忆。对于聪明、积极的人来说,从来没有一个更好的时刻能够更自由地做一些事情来影响甚至改变世界。

技术和全球化的兴起在这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我们可以接触到全世界任何地区或者文化背景的先贤们积累的知识,口袋中的电脑也可以更便捷地打开我们的视野。技术的发展帮助我们实现了这一切,而我希望它,也坚信它,一定会越来越好。

“还原 Bryan Pellegrino:LayerZero CEO 身份背后的多面人生” 的相关文章

Ripple 首席执行官表示,透明度在加密行业中“至关重要”

Ripple 首席执行官 Brad Garlinghouse 在最近的一次采访中谈到了加密货币监管和市场动荡在最近接受Fox Business采访时,Ripple 首席执行官Brad Garlinghouse表示,当被问及 Tether 稳定币时,整个行业必须更加透明。“从早期的 Ripple 和...

Anthony Scaramucci 在 Algorand (ALGO) 担任重要职位

Anthony Scaramucci 在持有原生 ALGO 代币Contents的大量股份后称赞了 Algorand 的技术没有极度恐慌(暂时)  “非常便宜的”SkyBridge Capital 负责人 Anthony Scaramucci 最近告诉Business Insider,他在...

Not Trippin':Solana 在每日 NFT 交易量中超过以太坊

最近NFT领域的潮流正在发生变化。过去几周,高价值以太坊NFT 市场的交易量下降,但Solana NFT 仍在增长——从昨天到今天早上的 24 小时内,Solana 网络产生的 NFT 交易量超过了以太坊的交易量。根据CryptoSlam今天早上的数据,Solana NFT 二级市场在过去...

STEPN27日突宣布将清退中国账号!GST、GMT、跑鞋NFT皆跌超30%

STEPN27日突宣布将清退中国账号!GST、GMT、跑鞋NFT皆跌超30%

跑赚游戏STEPN(27)日00:32突然无预警发布《清查中国用户公告》:表示为积极响应相关监管政策,STEPN将对用户进行清查,若发现中国大陆地区用户,STEPN将依据使用条款,从2022年7月15日(UTC+8)24:00停止提供该账户GPS及IP位置服务。同时官方表示:如果您预期长期会在该地区...

VeeCon NFT 会议的观点(和共鸣)

VeeCon NFT 会议的观点(和共鸣)

对于最近NFT和加密空间周围的所有厄运和阴霾,你不会在上周末从 VeeCon 内部知道它。企业家、作家和投资人 Gary Vaynerchuk 的首届 NFT 会议感觉就像他向Decrypt描述的“夏令营”和音乐会节之间的交叉。在美国国家橄榄球联盟明尼苏达维京人队主场明尼阿波利斯巨大的美国银行体育场...

为什么说区块链的道德风险如此之高?

如果我给你发送比特币,这笔交易会同时记录在比特币运行的12000多台电脑、服务器和其他设备上。链上的每个人都可以看到这笔交易,没有人可以改变或删除它。或者你可以在以太坊区块链上给我发送一个不可替代的代币(NFT),在交易同时也会记录在运行以太坊的所有计算机(也称为“节点”)上。这两个例子大致解释了区...